午餐很丰盛。

    在洛飞讲道理的感化下,千月辉上终于答应了他的请求,让他与千月熏一起修炼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,他必须要对千月熏负责。

    尽管洛飞和千月熏都再三解释,他们两个只是纯洁的朋友关系,但是,却没人相信。

    千月辉上也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孤男寡女,三更半夜,共处一室,即便无事,也是有事。

    洛飞明白这个道理,想要进入人家闺房修炼,的确需要付出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这其实也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    让千月熏成为他的女朋友的话,不仅可以在那里修炼,还能让洛嘉嘉彻底死心,何乐不为呢?

    至于真正的爱情,抱歉,都快世界末日了,还谈什么爱情呢?

    当然,他会补偿千月萝莉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个萝莉需要什么,她在五年以后才会得到的东西,有了他,现在就可以得到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千月萝莉脸蛋儿红红,时不时偷看他,似乎想要说什么,又不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洛飞只得先开口安慰道:“熏,放心,我不会欺负你的。我就是单纯的想要修炼而已,我发誓。”

    千月熏一愣,停下了脚步,转过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洛飞见她神色不对,奇怪道。

    他说错话了吗?

    千月薰蹙着眉头,神色严肃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方轻轻摇了摇头,道:“没事,洛,你先回学校吧,我想起来还有些事情,要去问问父亲大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洛飞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,怔了怔,方喃喃地道:“难道真说错话了?”

    回到教室时,洛嘉嘉正坐在他的座位上,在翻看他屉子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洛飞立刻感到有些头疼,深吸一口气,走进了教室。

    他很苦恼,即便他现在身怀修为,不惧妖魔,但是,在见到这个丫头时,也免不了两股战战,心头发虚,完全提不起勇气。

    “舍得回来了?”

    洛嘉嘉看到他,脸色立刻沉了下来,目光审视地看着他道:“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洛飞实话实说,道:“跟千月熏去吃饭去了。”

    洛嘉嘉双眸一眯,道:“谁出的钱?在哪里吃的?除了吃饭,还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洛飞站在座位旁,像是一个被审问的犯人。

    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他是男子汉大丈夫,怎么能在一个丫头的面前这么怂呢?

    他要改变自己!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!”

    洛飞猛然一拍桌子,瞪着眼睛,气势汹汹地道。

    洛嘉嘉愣了一下,然后站了起来,握紧了拳头,阴沉着脸道:“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洛飞依旧瞪着眼睛道:“千月熏出的钱,在酒楼吃的饭,除了吃饭,还一起看了奥特曼。”

    呸!哥明明瞪着眼睛凶神恶煞的,怎么又怂了呢?

    “坐下说话!”

    洛嘉嘉冷声命令道。

    洛飞只得坐下,仰头看着她,弱弱地道:“嘉嘉姐,我在跟千月同学谈恋爱,这有错吗?你之前不是已经同意了吗?”

    洛嘉嘉居高临下,目光如刀地盯着他道:“我有说过你错了吗?我就是想知道,她有没有欺负你。洛飞,你性子太软了,总是被人欺负,不适合谈女朋友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信了你的鬼!

    我不适合谈女朋友,就适合被你强行霸占,对吧?

    宁可相信女人张腿,也绝不相信女人那张嘴!

    洛飞木着脸,不说话。

    洛嘉嘉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一会儿,方冷声道:“不服气,是吗?洛飞,要不这样,咱们来打个赌,就赌你的千月同学,会不会因为别的更优秀的男生甩了你,怎样?”

    洛飞转头看着她,道:“如果我赢了呢?嘉嘉姐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?”

    求你把我当作亲弟弟吧。

    洛嘉嘉冷着脸道:“如果你赢了,我就答应你,不再管你和千月熏的事情。但是,如果你输了,那么,洛飞,从今以后,没有我的允许,你就不准再谈恋爱。怎样?”

    好计谋!

    洛飞现在才发现,这丫头的挖坑技术,已臻化境。

    “好!赌就赌,谁怕谁!”

    洛飞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洛嘉嘉眸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,嘴角微微翘了一下,道:“好,一个星期为期限。到时候,我会让你彻底明白,你根本就不是谈恋爱的料,没有哪个女生会看上你的!”

    除了你,对吧?

    洛飞翻了个白眼,懒得再跟她说话。